有感于研究性学习指导

中国是一个重哲学、重历史、重基础文化的国家,中国的基础教育内容庞杂,学生负担较重,曾几何时,“书呆子”、“高分低能”与学生如影随形,学生的动手能力和创新精神一片空白。伴着经济全球化趋势的不断加深,对于人才素质的要求不断提升,让我们知道:知识本身的获得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重要的是如何获取知识,如何在知识获取的过程中,发展能力、发现自我,认识社会,从而最终学会工作,学会生活,学会合作,学会学习,学会做人。当前,在社会和经济发展信息化和国际化的形势下,人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对现实的教育提出了严峻的挑战。“研究性学习”作为一个独具特色的课程领域,成为我国基础教育课程体系的有机构成。
那么,“研究性学习”是一种什么样的学习方式?作为研究性学习的研究员、指导老师应该如何参与学生的研究性学习呢?这一问题能否很好的解决,直接关系到“研究性学习”能否实现预期的改革目标。
简单的说,研究就是这么一回事 —— 你发现问题,然后寻找方法去探索这个问题的答案。研究性学习没有固定的学习模式,可以个人进行、小组合作,也可以多组合作;没有固定的学习场所,可以在课室进行讨论、也可以借助图书馆、网络,甚至可以外出进行调研;没有统一的大纲与考试,却有丰富多彩的成果展示与交流;有多种评价方式。它是一种充满乐趣、富有挑战性的学习方式。正因为研究性学习的这种灵活性特点,学生从选题、开展到成果展示三个方面都存在着难以把握的情况,在进行过程中,就更加需要指导老师的帮助和指导。
长年的应试教育影响,学生虽然对研究性学习略有耳闻,但基本上是一头雾水。因此,在研究性学习开展之前,我们学校首先就此对学生进行动员,并请曾经做过相关研究的高年级学生做报告,报告中,他们就研究性学习的选题、开展、成果展示等方面以事实向低年级学生传授经验。这场由学长而不是老师做的报告,拉近了学生与研究性学习的距离,使得学生不会对研究性学习产生高不可攀的感觉。
动员之后,是一个选题、开题的过程。以往选题,都是由老师列出课题,然后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爱好选择相关课题。这样,无形中就限制了学生对课题内容选择的自主性,洞察问题的敏锐性。因此,我们鼓励学生自主发现问题、提出问题,他们3_7人为一个小组,根据各自共同的兴趣和爱好,选择相应课题。对少部分有困难的同学,我们也并没有直接给出题目,而是通过与学生的交谈、共同参与活动、做练习等方式,帮助学生,让他们在以上过程中自己发现问题,体验内部动机给他们带来的愉悦感。为进一步发挥研究性学习的自主性和灵活性,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指导老师,可以是校内、校外的老师,还可以是没有从事教育事业的,但能给予指导的相关人员。在选题、开题过程中,指导老师和学生一起讨论,初步决定课题研究步骤。对选题过大的部分小组,在指导老师的协助下,将问题细化,选择部分问题加以研究,或者几个小组合作共同完成一个大的选题。保持了学生独立的持续探究的兴趣以及合作共享的个性品质。
题目确定、开题之后,就是问题的展开与落实。中学的研究性学习不同于专家型的科学化、学术性研究,因此,我们在指导学生的研究过程中,一方面,不以知识传授的方式,将学习方法和研究方法抽取出来进行指导,而是鼓励、支持学生的个性化探究方式,通过与学生面对面的交流,激发学生的研究灵感,增进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另一方面,我们通过“研究性学习过程记录手册”和“研究性学习多媒体平台”定期了解学生的探究过程,并通过“研究性学习多媒体平台”加强师生之间、生生之间的交流。同时,研究性学习的研究员以及指导老师及时在平台上上载、更新资料,做到资源师生共享;另外,学校还定期安排学生外出调查。这样就提供给学生更多的获取知识的方式与渠道,协助了学生建立合理的知识结构。
最后就是研究性学习的阶段性和总结性的成果展示了。成果的展示可以是论文、研究报告,也可以是经过研究后提出的解决某一实际问题的方案、对策建议书、活动设计等等。学生根据各自的不同需要,采用不同的方式展示自己的成果。阶段性展示过程是一个完善的过程,我们组织报告小组之间相互认真听取,互提建议,加以改进。最后,由学生将研究成果上载到“研究性学习多媒体平台”的成果展厅,对学生的努力给予看的见的肯定,增强了他们研究的外在动力。
研究性学习被称为“做学”,即在“做”的过程中学习,通过“做”达到学的目的。个性健全发展是“研究性学习”的出发点和归宿。在学生的研究学习过程中,老师可以给予的指导方式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应该和研究性学习本身一样,有着自主性和灵活性,但不管是什么样的方式,都不能违背研究性学习的初衷。整个过程中,我们应该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学生,不能越厨代庖,我们所要做的是如何帮助学生尝试成功,让他们在研究性学习的过程中,获取知识,发展能力、发现自我,认识社会,从而最终学会工作,学会生活,学会合作,学会做人,使得每一个学生都能体验到研究性学习给他们带来的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