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师范大学刘良华教授给我校研究性学习高度评价

重点阅读了曾晓菲、蔡元峥、曾立群、王颖婷、李迎霞、李婷、王茜等同学所做的《从汽车消费看中国家庭消费观念的转变》和陈俊成、黄少坤、吴运庭、唐宇航等同学所做的《学历与收入的比例关系》等课题研究。阅读这样的作品是一种享受。
我不了解大学本科生是否能够比较普遍地熟练操作类似这样的课题研究,至少我可以确定,这样的学习方式是一种解决问题的精神探险。知识学习不是我们的学习目的,知识学习的目的是为了以探险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正常的状况是:学生在接受了一定的知识、有了一定的知识存量之后,就可以应用知识去解决问题。
如果不是这样,学生接受了那么多知识,却长久地封闭库存,学生的头脑就会成为荒芜的空地,成为废品的收购站。
学生究竟需要掌握了多少知识之后,才能应用知识去解决问题?
究竟是高年级还是低年级的学生适合研究性学习?
这些问题虽然不容易说破,却不难操作。比较简易的操作方式是从一开始,就让学生以“研究”的方式去“接受”知识。真正有效的学习,总是或多或少显示为研究性学习。
这样看来,“研究性学习”既可以呈现为专门的课程,但更应该显示它的普遍的意义。《从汽车消费看中国家庭消费观念的转变》、《学历与收入的比例关系》等课题研究自然可以视为一种专门的课程,但它们的真正价值却在这门课程之外——它将引导学生过一种探究的生活,让学生不仅以研究的态度置身于研究性学习及其相关的“综合实践课程”中,而且也以这种态度对待所有学科的学习。
至于学生尝试了“研究性学习”之后,是否已经以这种学习方式进入其他所有的学科学习总?
我们愿意这样去设想。
我们也愿意这样去等待。

华南师范大学教科院
刘良华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