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不能遗忘任何一个学生 黄术根

教育不能遗忘任何一个学生

这次期中考试考得不是很理想(相对而言),同样是平行班,平均分相差好几分,所以我不免有些郁闷和沮丧。难道我的教学水平在逐渐退步?我努力使自己静下心来,反思和审视自己的教学,寻找原因,客观地看待这次成绩。参照去年我的教学以及其他老师的情况,我发现有好几个方面的因素,比如,我没有及时讲练习、有些知识没有点拨或强调到位等。然而,其中最重要的,也是我感受最深的一个原因,恐怕是现在的我缺乏与学生之间的沟通和了解。因为不做班主任,所以去所教班级的次数也就比较少,每周一般只有两次上课时才见面。偶尔晚自习时我也会去教室走一趟,但次数极少,一来是怕打扰学生安静的自习,二来我自己也想利用晚上的时间自己看书和写点东西。这样一来,我跟学生相互之间的了解就比较少了。在每个班,我记住的仅仅只有几个学生的名字。对比去年的情况,就大相径庭了。那时候,我能随口叫出几乎每个学生的名字,而且大概的了解他们的状况。基于此,我认为自己目前最急需做的事情就是跟学生来一次真诚的对话,以增进我们相互之间的了解。但限于时间关系,我不可能在课堂上拿出太多的时间来跟他们专门交流,况且面对面地,有些人不愿意说,有些话也不好说。所以,在某一节课的最后两分钟,我要求学生拿出一张小纸条,以无记名的方式,写下他们对我的意见、建议和要求,写下他们内心真实的想法和呼声。而且特别强调,好的、赞美的话就不用写了,专就写不好的地方或自己的要求。

早在我前年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就采用了这种方式,因为我觉得一个教师的课上得好不好,学生是最有发言权的。记得第一次收上来的纸条,我很激动,因为想迫切地知道对我有什么样的看法。但第一次的情况,让我有些垂头丧气,因为绝大部分纸条是说我做的不好的地方。不过我也的确是没做好,所以我努力去朝着好的方向去改进。到第二次收纸条的时候,我更加激动了,因为我想看看自己是否真的有长劲。结果让我有些沾沾自喜,绝大多数是赞美的话,只有少数几张说不足的。这说明了我进步了!后来,我发现其实有的学生写赞美的话未必真的说明自己课上得好,而是说明上我的课最轻松、最好玩。当然,这也是我对自己课的要求之一。所以这次我要求只要写我的不好的地方。

第三次收上来的结果可以说让我大吃一惊。因为在这些纸条里暴露了我在教育生活当中诸多的问题和缺点。特别是课堂上的一些细节,反映了我的教学的稚嫩和疏漏。总结起来,学生给我提的意见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

1. 做笔记的问题。有学生提出来:上课时所站的位置仅限于黑板的某一侧,使两一侧的学生看不到或看不清楚黑板上所写的内容。这个问题我自己真的没有意识到。因为黑板的另一侧是投影幕布,我只能站在一侧了,而且我也很少走到学生中间去。这样就不可避免了遮挡了部分学生的视线。还有学生提出来我尽量不要用蓝色粉笔,因为看不清楚。这估计是光线的原因。因为教室里把等都关了,窗帘也拉上了,所以光线很暗,我用深色的粉笔,学生自然就看不清楚了。还有学生提出来讲课速度太快,没有时间做笔记。这个问题我以后一定要多加注意,因为它直接影响了学生的课堂学习效果。所以以后我决定多走下讲台到学生中去,既可以观察学生的状态、使他们不至于懈怠,也可以较好地解决学生抄笔记的问题。

2. 声音的问题。有的学生指出我的声音太小,坐在后排听不太清楚。这个问题长期以来都存在。以前有学生向我提出过,我也曾努力地去改变。但没想到我成长得还不够,今年还是有学生提出来了。其实我声音不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从小性格有些内向,没怎么大声说过话,再加上又没学会发声,使声带、鼻腔和胸腔得以共鸣。倘加大音量,一天这么多节课下来,嗓子就感觉到很难受。要解决这个问题,除了有意识的加大音量之外,还要慢慢掌握发声的技巧,以及省力的技巧,比如站在学生中间说,或者尽量让自己少说,充分发挥学生的能动性等。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高的要求,那就是要抑扬顿挫,张弛有度,这样才不至于让学生昏昏入睡。

3. 练习的问题。练习的重要性自不待言。按照斯金纳的强化学习理论,学习效果的好坏,取决于及时地强化练习。换句话说,在目前的情况下,考试成绩的好坏,关键在于练习,恰当有效的训练。而我恰恰忽略了这个最关键的因素。因为我既没有像其他老师那样每上完一节内容就讲相关练习,也没有在课堂上安排适当的训练。所以有学生提出来要多收作业,如果不收的话,就会忘记做或者没有压力去做。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现在的学生需要课代表把每天的作业写在黑板上才去完成的。更有甚者,就算写上了如果没强调上交的话,也不一定去做。这在我们那时上学看来,简直不可思议。我觉得,如果一个学生连每天有哪些作业都不知道,他(她)的学习还有主动性么?他们上课是否在听老师的讲话?当然,这也反映了一个残酷的现实——作业太多。各科作业加起来,总是压得许多学生喘不过气来,连记都记不住了。但喘不过来也得喘,否则就会被我们这样一个评价体系所抛弃。这是我们绝大多数人所面临的现实。不管怎么样,在不增加学生负担的前提下,精选一些练习,及时地巩固所学的内容是必须的。

4. 学生层次的问题。这是一个敏感的问题,具有很大的争议性。比如到底应不应该分重点班和普通班(现在我们为了避免别人的批评,美其名曰“实验班”和“平行班”)。在具备一定条件下,我很赞同实施分层教学的。毕竟人是有差异的,这点我们不能够自欺欺人。理论上,这里决不存在什么歧视和不公平的问题。实施分层教学,可以针对每一类学生的特点,制定适宜的教学计划和策略,使他们在自己的基础上都得到应有的发展。然而,无论怎么分层,在一个班里总还有些差异的。我上课的思路只能依据绝大多数学生的状况。有重点班的学生提出,我讲的过快,而他(她)的基础并不像班里其他同学那么好,希望我能够照顾一下他们。这种呼声是值得关注的。但怎么样去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教师和学生双方共同的努力,比如加强课后辅导和自己的努力。其实,两千多年前的孔子就给我们指明了一个原则,即“有教无类”、“因材施教”。

5. 辅导的问题。我们的教学论早就提出来要课堂教学与课后辅导相结合。但在现实中,课后辅导是存在不少问题的。首先,课后辅导一般只有放学后或者晚自习时,而我们学校的教师都不住学校,要真正做到辅导每一个自认为基础不好的学生,是很有困难的。要看这个教师有多强烈的事业心和崇高的奉献精神了。其次,现在一个学校、班级的规模之大可以说是不太符合教育规律的。要让一个教师关注到每一个学生,真的是很难。最后,恐怕对我来说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教的这个小学科(也有称“副科”的)在很多人心中的地位是比较低的。即便我晚自习到班级里去答疑,未必真有学生来问,或者还没有准备好问。因为大部分人正在绞尽脑汁做决定他们命运的数学题和物理题。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去教室,不仅没有起到辅导的作用,反而影响了他们的注意力和自习的效果。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学生主动找老师,而且跟老师约定时间,才能解决自身的问题。

当然,有不少学生写了一些赞扬的话,甚至是些溢美之词。这算作是多我的鞭策和鼓励吧。有学生这样写道:“希望老师保持你那经典的微笑和幽默的语言,我很喜欢你的课。”其实,在生活中,我既寡言少语,更缺乏笑容和幽默感。但不知怎的,在面对那些天真的孩子时,我的笑容就情不自禁的流露了出来。或许这就像魏书生那样,平时话语不多,但一到讲台上,便激情四射,不知疲倦。当然我不敢自比于他,对他只能是高山仰止,怀着深深的崇敬之情。

我真心的感谢学生们的意见、建议和要求,是他们让我明确了自己的不足和努力的方向,才有可能不断的成长和进步。在这所有的建言条里,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句话:“一个坐在角落里容易被遗忘的人”和“老师,请不要放弃我们班。”看了这两句话,我的内心很沉重。之所以说沉重,是因为学生有这样的想法,说明了他们渴望被关注、关爱和信任,而我们现在做的还远远不够。教育是决不能遗忘和放弃任何一个学生的,否则教育就丧失了它的基本使命和品格,有可能使一个人跌到社会的陷阱或深渊。我决意不能、不会也不敢这样做的。

                                         黄术根

20081116日星期天晚写于鸿运花园善水斋